人民日报:中国体育下一站更好

伦敦奥运会,中国的奥运金牌数累积突破200枚。但欣喜之余,人们也意识到,金牌数目的叠加已不再是丈量体育社会价值的最高标尺,也不再是评判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。

放在社会发展、时代前行的坐标系中衡量,中国体育正在发生或显或隐的转型。这种趋势,见于体育管理部门的思路,见于民间体育组织的兴起,见于奥运冠军等体育人的公益行动,见于国内职业联赛的火爆以及相关问题。同时,人们对青少年体质下降的担忧,对体育产业加快步伐的呼吁等,共同勾勒出中国体育发展方向的轮廓。

体育当有多元模式、均衡发展,这不仅是对自身存在的结构性问题的反思与回应,也是为了推动体育更好地融入现代化进程。2012年的中国体育,不仅看到辉煌,还应看到平常。

人们大概已很难记清夺得奥运金牌的中国运动员都是谁,但是依然能记住孙杨气吞万里如虎的激昂瞬间,记住刘翔黯然神伤告别的悲情时刻……诸多画面烙印在脑海中,构成了人们对伦敦奥运生动而难忘的记忆,都是中国体育奉献给国人的宝贵财富。

从1984年到2012年,8届奥运会,中国健儿已稳定在世界最强竞争者的行列中。展现国家形象、振奋国人精神,以奥运会为最高目标的中国竞技体育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跨越式发展。从量变到质变,中国体育正在努力拓展更为开阔的视野。

从传统的市运会到市动会,增添的这个“民”字,被视作上海体育创新和转型的新起点。往年的市运会,算上工作人员参与者不过2万人次,而首届市动会的参与人数达到600多万人次,举办各类各级赛事活动3812场。让体育成为市民的生活方式,成为上海现代化进程中的一项民生任务。

“阿拉(我们)的奥运会”,这是上海人对市动会的爱称。办在身边、办在平时、开门办赛的思路,促进了上海健身人群的结构性变化。以老年人为主体的健身人群,现在多了青壮年和青少年的身影。上海市民体质综合指数近年来蝉联全国第一,这块“金牌”,挂在2300万市民的胸前。

北京体育大学教授、体育人文学者任海认为,中国体育的发展模式正在由“强国体育”向“惠民体育”转变,“中国体育经历了自上而下组织动员、赶超发展的阶段。现在,则应当建立起与现代生活方式相适应的发展模式,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体育服务。”

12月18日,中国奥委会“奥运健儿公益服务大行动”第八站来到北京中关村一小。奥运冠军陈一冰、陈中等人来到孩子们中间,带领他们一起感受体育带来的欢乐。

在过去这个奥运周期中,中国奥委会的品牌价值得到了极大提升,这体现在市场开发的签约总金额上,也体现在诸多公益行动中。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部副主任力航表示,组织奥运冠军走进校园、社区,是在延续和发扬冠军的“金牌价值”,更好地回馈社会。同时,孩子们和冠军近距离接触,也是激发他们体育兴趣的有效途径。

对一名运动员来说,站上奥运会最高领奖台,意味着攀上人生追求的巅峰,但这并不是终点。

伦敦奥运会后,中国体操队展开“快乐体操”行程,前往四川等地的学校,与孩子们交流互动。在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看来,“快乐体操”不一定非得以夺取金牌为目的,早期专业化训练也不可取,“我们想看到的是,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体操或者其它运动中来。”

任海认为,人们对“竞技体育”这一概念的理解有些狭窄,“竞技体育存在于各个层面的比赛中,大到奥运会,小到班集体。”参与体育运动,让孩子们了解竞争与合作的关系,学习如何面对胜利和失败,这对青少年认识自己、了解社会很有帮助,“这才是体育的真正价值。”

在奥运会后纷至沓来的社会活动中,越来越多的奥运冠军选择走进青少年中间。“陈一冰百所高校论坛”就是这名体操冠军的自主行动,“我虽然有奥运冠军的头衔,但也是个普通青年。我认为精神的力量才是值得追求的东西,我想亲自告诉大家,专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,每个人都可以是明星,是英雄。”

这样的互动,不止是对学生们的鼓舞,对于冠军来说,也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新舞台。从夺取奥运金牌,到传播奥运精神、激励他人成长,人生追求的“转型”,搭起了冠军与青少年之间的桥梁,也打开了运动精英们相对封闭的成长圈子,在更广阔的社会中找到了更坚实的价值坐标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